苿莉花语

2017-06-23 08:30 来源:生物系 王海艳

 

生物系要在宿舍开展阳台养花,通知各班以寝室为单位去生物园校工处每人领一盆。

初冬的午后,生物园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领着花的喜气而归,刚赶到的满怀期待。

临到我们领花,才知道发放的都是金盏菊、铁扫帚一类的草花,不由得有些失望。校工在园子的空地里摊出一大堆花盆让我们自己挑选,我却发现花堆边的通道上有一盆小小的苿莉,喜滋滋刚端到手上,花工却说:“只能领草花,木本的不发。”

“为什么不能领嘛,这盆好小的。”

“木本只卖,三元一盆。”

心里实在是爱极了那碧绿的圆叶,何况传说中的小白花又是那样的清香。“那我买吧。”

旁边的男生开始起哄:“人家都不花钱领,你要买。”

正闹腾间,惊动了一旁照料大家领花的罗志军老师,他是86级留校的师兄,也是我们的辅导员,是一个亦师亦友的人。看我眼巴巴守着苿莉不想放手,忍唆不住:“你拿走吧。”

校工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用他不服气的眼睛盯着我:“那边的花是不发的。”以此警告后来者不要效仿。

我权当没听见,端着苿莉赶紧逃,不让他再有后悔的机会。

沿路就有同学羡慕:“那里拿的苿莉?我们都是草花。”

我只能傻乐,总不能说是厚着脸皮求来的。

阳台护栏上摆上花草,寝室果然明媚了不少。花工们很尽责,盆土按营养土的规格配比恰当,只需浇水即可。金盏菊们很快就盛开了,金黄、桔黄、褐黄映衬着铁扫帚的细嫩鲜绿,整个房间显得生机盎然起来。

只有我的苿莉好象在冬眠,我天天殷勤地浇水,殷殷地期盼,想象着它盛放的美好,可它自顾自寂静、沉默。情急之下翻开叶片检查,没有生病,也许是水浇多了?停了一周的水,情形如常,找书一看,春天才是它的花期,好吧,我亲爱的,我等你。

初学照顾自己的人,总是不太会照应别人,时常就会忘记了窗外的它,而它一如既往地不言不语,安静得象时间都在停留。

冬愈走愈深,林越来越寒,黄瓜山迎来了大雪的日子。冰渣随山风从山顶横扫而下,一直辅到四楼的阳台上才刹住。我们忙着御寒,欢叫着登山看雪景、打雪仗,忘记了阳台上那些裸露在寒风中的花儿。

冬雪中金盏菊完成了生的使命,退场那天我才想起我的苿莉,满以为木本花明年还有机会,一踫之下,叶片纷纷掉落。

“你的苿莉也冻死了。”

捧着一手殘叶,暗自心伤,早知自己只有赏花之心,没有养花之力,就不该要你回来,伤你性命,心里酸酸的舍不得扔,就让它光秃秃地放着吧,水也无心再浇,只是把刚洗的衣服挂在它头上,让滴下的水滴宽慰一下自己抱歉的心。

考完几场试,寒假到了,离去时见它孤独地站在阳台的角落,想想又回身给它足足地浇了一次水。

春雷唤醒了山林,校园的花儿又开始姹紫嫣红轮翻登场。我们要上课,还要追赶花期,无暇关照苿莉的光枝,但把洗好的衣服晾到它头上已成了习惯。某日晾衣服时就有了惊喜:光枝上散布着一个个小小的绿斑,仔细一看竟是新发的嫩芽,不由得欢叫一声:

“我的苿莉你还活着!”

长梦一逝啊,你终于睁开了惺松的睡眼,在春风里伸个懒腰,打个呵欠,款款回到我身边。

接下来你让我见识了生命被唤醒的强悍,清晨出门明明是嫩嫩的小芽,中午回来已是寸长的小枝,圆叶已有铜钱大。静立在它身边,仿佛能看到树皮在暴长中开裂,听到骨节在“啪啪”的抽响,叶片似涟漪一圈一圈地放大,闭上眼,是显微镜下细胞一而二,二而四裂变的影象。

未几,干枯的一盆小树枝尽情舒展成二尺来高的新生命,绿枝新叶,随风摇曵,春天尽在你怀里!

随后的一周,一丛丛花骨朵含苞出现在层叠的翠叶间,紧接着复瓣小白花就香满了一树,满室都是惊喜:

谁会想到这些枯枝会开出这么美丽的花来。

周末,看电影的、跳舞的同学盛装离去,唯我独留下来,要与我的苿莉来一场私会。

关了灯,把小方凳移到花盆边。没有琴音,没有清茗,唯有楼外明月清风,松林鸟语,今夜让我们简简单单相爱一场吧。

沐浴在你的花香里,我要好好忏悔自己,那个寒冷的冬天我让你绝望了吗?随后的冷淡更让你痛心吧?是你的坚守让我再次拥有你,缘来缘去缘聚缘散,五月的夜,不诉风雨,只言佳期。让我们安静地倚在时光清宁的深处,记住这一纵即逝的光阴与欣喜,享这一隅清幽。如果有来生,我愿为花,用简单清澈的心境陪你 。

也许前世我们就相伴前行,今生你才千辛万苦与我相聚。所有的重逢都是你刻意的安排,松涛在为你叹息,布谷鸟在为你欢唱,清风因你而逍遥,山月一钩为你而华,而你所有的叶都是为我而翠,所有的花都是为我而开。

明月升起,你逆光的花影轮廓美丽,轻抚你的细枝嫩叶,柔柔的身影在清朗的月色中摇曳,晚风细细地把你的幽香吹进我心里,淡淡萦绕、荡漾。

你只用清水般的目光注视着我,白花娇嫩,玲珑楚楚,如玉模样,浅笑丝丝,清澈而神秘,美原来可以这样无声无息。我在不知不觉中追随,爱恋痴迷,无力抗拒,就这样陶醉在彼此的天地里吧。

今夜,花无眠,人亦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