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明亮:让教育之花绽放在雪域高原

2017-09-12 08:14 来源:校友会

 

2012713日,烈日炎炎,我校(原重庆师专)体育系(现体育学院)90级校友熊明亮,现任泸州市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此前,作为援藏干部之一,回望了一眼故乡泸州,踏上教育支援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的征途。

这一去,便是足足的两年时光。

从海拔仅200多米的泸州,登上海拔高达3000多米的藏区乡城县,反差实在是太巨大了。其中甘苦,又有几人得知?

 “既然做事,那就要做实事。”

载着他们的汽车,驰出四川盆地,翻越大小雪山,登上青藏高原,一路颠簸。

乡城县,是云贵高原向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地处藏区高原,背靠神奇的巴姆山,山高路急。

 “当时有支援藏队伍,在途中遭遇了泥石流,有辆车差点就被冲到金沙江里面去了。”熊明亮回忆道。

就这样,带着一身豪情与几分担惊,足足颠簸了3天光景,他终于抵达被称为“雪域香巴拉”的乡城县 

由于海拔的急剧升高和气候带来的不适应。来到此,作为土生土长的泸州人,熊明亮的高原反应还真是不小,“因为缺氧带来的头昏、胸闷,使他晚上睡不着,白天又是昏昏欲睡。”

这是他所面对的第一个难关!

如何是好?困难难不倒英雄汉!

“当年在师专读书的时候,三天两头就登黄瓜山爬坡上坎如履平地。”如今毕业2 4年了,他的身体素质依旧过硬,上了高原后决心一下,经过几天调整之后就慢慢适应了下来。

查阅县志,翻看当地教育局往年的教育规划……熊明亮闲不住,走访领导,沟通群众,与藏族同胞亲密交流。

“既然做事,那就要做实事。”熊明亮在乡城县教育局挂职副局长,然而他并不愿意每天就坐在办公室整理材料,更想切身实地去帮助藏族同胞。

从县城近郊的青德、尼斯学校,到200公里外的乡村小学,熊明亮顶着高原烈日和强烈紫外线,步步上前亲身调研!

高原上的天气变化多端,明亮在调研路上时常要遭遇暴雨导致的滑坡和泥石流,可他依旧坚持了下来。

经过深入实际的切实调研,熊明亮后来牵头撰写了《乡城县素质教育现状调研报告》、《乡城县素质教育工程建设方案》和《乡城县学前教育发展现状调研报告》,调研报告和方案中的部分建议现在已被乡城县教育局采用,为乡城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雪域高原结“亲戚”

1000多公里的西出酒城,熊明亮远离了故乡却似乎没有远离亲人,因为,他在当地结下了4“亲戚”。

当地经济还比较落后,他结下的每家‘亲戚’或多或少都有困难。为了给他们做好脱贫的发展规划。熊明亮主动联系当地藏族同胞,只要有空,就经常去串门,给老人与孩子带去礼物。

 一来二去,熊明亮和当地人的关系非常热络。可是,在他心中,却有一丝隐忧。他知道当地人笃信藏传佛教,如果不做好喇嘛的工作,援藏工作的效果可能就会大打折扣。

喇嘛在雪域高原上地位甚高,但很少主动和援藏干部有所交流。

经过熊明亮一次次热切的问候和时常的走访,真诚的热心终于把对方融化,乡城县的七位喇嘛也渐渐认可了这位来自远方的朋友。当自己终于坐到喇嘛毡房之中,熊明亮就知道,自己的工作取得了效果,日后的事情更好办了

 “见多识广,学识渊博,能说会道,热心肠、肯帮人。”长期的串门、指引发展,熊明亮在藏族“亲戚”彭措眼中也留下很好的印象。

在雪域高原上,他不仅结下“亲戚”,甚至还有了 “儿子”、“女儿”。

在来到乡城县不久,熊明亮了解到,藏族“女儿”罗绒扎姆因高考填报志愿失误的因素导致了落榜,“亲戚”全家都无比焦虑。

熊明亮一面劝慰他们不要气馁,一面又不断和内地高校联系,最终,罗绒扎姆被补录到了泸州市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社科系语文教育专业。

他的前后奔忙,“亲戚”一家人全看在眼中,对熊明亮真是感激无比,“如果不是遇到熊老师,女儿不可能进入大学,他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

“爸爸,高原天气多变,你在他乡一定要保重。”罗绒扎姆在泸职院就读后,会不时给“干爹”熊明亮发去慰问短信,这很让熊明亮高兴和慰藉。他觉得,只要能切实帮助到藏族“亲戚”,一切的忙碌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然而,他对藏族“儿子”“女儿”的帮助还远不止于此。

 “干女儿”扎姆拉姆考入了泸州市职业技术学院后,奈何家庭贫困,交不齐学费,熊明亮主动为其做学费缓交担保人,使她顺利进入了高校学习;与此同时,他还帮助热打乡的泽仁邓珠和色尔宫的青绕藏格让他们顺利进入内地上学。

如今,熊明亮回到泸州,他与藏族同胞之间依旧情感深厚,几个藏族“儿子”“女儿”时常来他家,看望“干爸”“干妈”。熊明亮特意腾出书房,让他们居住歇息。

为教育献计

援藏支教时,在一次走访调研之中,熊明亮来到乡城县海拔最高也最为偏远的村级小学——正斗小学,看到的一切,既有感动,又有心酸。

“这个小学只有学前班、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一共才有学生82人,高年级都是去县城寄读。”正斗小学离县城117公里,在海拔3750米的山里,孩子读书难,课外读物更稀少,但是,小学的老师们缺氧不缺精神,为教好孩子们积极工作。

看到这些,熊明亮默默地记住了,事后,他积极与自己任职的泸职院艺术学院团委联系,通过牵线搭桥,给正斗小学捐献了100册书籍、部分现金和体育器材。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财力、物力的援助都只具有短期效应,唯有以培养人才围住的智力援助才是长久之计。

熊明亮关注当地教育情况,认为援藏工作,既要有短期成绩,更要有长期效果,积极为当地的发展建言献策。

2013年,他六次翻越大小雪山,往返于泸州与乡城县之间,经过几千公里的颠簸,不厌其烦地协调、接洽泸州与乡城之间的教育培训项目,制定了“乡城县骨干教师赴泸州名校学习方案”,“泸州讲师团赴乡城讲学办法”,“乡城学子赴泸州学习方案”等培训方案。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熊明亮的积极协调之下,泸州教育讲师团成功开赴乡城县,举办了首期班主任培训班,并且,乡城县每年也会派遣16名骨干教师,前往泸州跟班学习。

 

20157月.两年的援藏工作结束。当熊明亮即将乘车离开时,当地的“亲戚”和藏民同胞们,热泪盈眶,对他是格外的舍不得。

两年的援藏工作,他结下众多藏族“亲戚”,认下了不少“儿子”“女儿”,无疑,乡城县,已经是熊明亮故乡。

同时,也在熊明亮一众援藏干部的“培育”之下,教育之花,绽放在雪域高原之上,乡城县的教育水平,走到了甘孜藏族自治州前列。